首页 >>> 盟员作品 >>> 文章查看

同盟会元老蔡突灵对中国民主革命的贡献

  • 作者:漆跃庆
  • 来源:民盟宜丰总支
  • 发布时间:2011-5-27
  • 查看:859

 

蔡突灵像(1908年摄于日本)

    蔡突灵,宜丰县人,蔡锐霆胞兄,中国同盟会元老,一生追随孙中山,为辛亥革命时期著名革命党人,先后任赣军副都督、瑞州府都督兼革命军司令、江西同盟会主盟人、浔军参谋长及总代表、国民政府首届国会参议员。名入《晚清七百名人图鉴》。

蔡突灵又名复灵,名少钧,号少黄。1882年农历11月24日出生于宜丰县城“谦斋翁”。名“少钧”,意在纪念与李烈钧之金兰之交并感激其解救之恩;号“少黄”,亦为纪纪念与黄兴之友谊;而“复灵”之名,则意在欲复其弟蔡锐霆之志。

1902年,蔡突灵考取江西武备学堂,学习约一年余,转南京两江师范,师范毕业后相继在本省永新、抚州等地教书。期间,认识结交了许多革命同志,尤与同窗李烈钧交谊甚深且结为金兰。结识黄兴、孙中山之后,灭清扶危思想日强,并开始付诸行动,从此开始了革命宣传和组织活动,功绩卓著:

组建革命团体。1904年,蔡突灵在宜丰和南昌先后参与组织“我群社”、“易知社”,为主要领导人之一。“我群社”、“易知社”是辛亥革命前中国为数不多的地方革命团体之一,这两个组织名义上“以文会友,诗文结社”,实际上是暗中操兵练马,试制炸弹,为反清起义作组织和军事准备。

受命于孙中山组建江西同盟会,为革命奔走联络

1906年,蔡突灵经刘揆一、汤增壁介绍,与胞弟蔡锐霆、胞妹蔡慧一起加入了同盟会。同年,蔡突灵受孙中山委任担任赣军副都督,并在南昌鸭子塘秘密设立同盟会支部,担任江西同盟会主盟人。

为了宣传和发动革命,蔡突灵常常单身匹马深入城乡各地,甚至在隆冬大雪中奔走于荒山乡间,饥饿不堪,衣裳尽湿,秘密往来于省内各县及湖南湘东一带,筹设同盟会分会,并与焦达峰和刘揆一、刘道一兄弟保持密切联系,声气相通。为了让大众更多地了解革命,他将革命道理编成歌本,题名《不平鸣》,在民众中广为教唱。

在蔡突灵的影响下,南昌等地许多学生加入了革命团体,部分军人也热烈响应,江西新军统带林之夏暗中积极配合蔡突灵,发动所部新军军官兵秘密加入了同盟会,从而为发动革命和光复江西奠定了武装基础。

1906年秋,蔡突灵与其弟蔡锐霆组织洪江会会党武装参加了刘道一、蔡绍南、龚春台等人发起的萍浏醴起义。起义失败后,同盟会员和会党成员牺牲甚众,蔡突灵被人告发而遭清政府通辑,便化名以抚州中学教师身份为掩护冒着生命危险,先后在临川、宜黄、崇仁、李家渡等地建立同盟会分部,发展同盟会会员。

起兵响应武汉首义,拥护李烈钧督赣

1907年,为了实现救国救民的理想,蔡突灵偕弟妹共同东渡日本求学,并面见孙中山先生,参加同盟会高层活动。不久,蔡突灵受孙中山之令再次回国,协助妹夫、中国共进会会长邓文翚先行在江西组建“共进会”,开展宣传工作,同时继续担任江西同盟会主盟人。

辛亥革命前夕,蔡突灵与弟弟锐霆将原参加过萍浏醴起义的革命党人,分散各地,暗中扩大力量,人员发展到有一旅之多。蔡突灵兄弟俩还说服父亲变卖家产,以此扩充军队,招集旧部,共同组织光复军,夺取新昌县政权,并进而占领瑞州府,成立军政府,宣布独立。随后,代替弟弟锐霆担任瑞州府都督兼革命军司令。不久,又率部分兵力,编入准备赴南京参加北伐的赣军。这时,清廷宣布退位,蔡突灵于是转将部队带回九江,会同赣军诸将剪除洪江会头目朱汉涛,驱逐江西都督马毓宝,被九江军方推举为参谋长。随之,又以浔军总代表身份,赴汉口迎奉李烈钧督赣。

1912年初,李烈钧就任江西都督,任令蔡突灵担任教育次长。其时,弟弟蔡锐庭也先后任赣军参军长、江西水巡总监等职,兄弟俩一个专司文教,一个典重兵权,在江西以文武两要员著称。

1913,蔡突灵当选国民政府首届国会议员,由南昌迁居北京。在北京期间,蔡突灵与孙中山先生保持密切联系,对革命党人慷慨接济,大受孙中山赏识,孙中山多次致书蔡突灵表示赞扬和感谢。

参加湖口起义,联络同志创立“新华社”

1913年“二次革命”即湖口起义前夕,袁世凯想利用蔡突灵的关系,并许以高官厚禄,要蔡突灵劝服胞弟蔡锐霆归附,同时去说服李烈钧。蔡突灵面对袁的引诱,心不动摇,一面敷衍应对,一面秘密传递情报给李烈钧和蔡锐霆。当形势严峻时,又潜回江西,陪同李烈钧到上海找孙中山先生商量对策,从此脱离了北洋政府。

从上海回到九江后(李烈钧其时尚滞留上海),蔡突灵与盟弟林虎、李师广、周璧階、李明扬、卓仁机诸将,商决讨袁大计,然后又赶到湖口水师大本营,与弟弟蔡锐霆君约定,待李烈钧由上海返回九江,即起义师宣布讨袁。九江举兵事议妥,蔡突灵又赴省城南昌商情,这时,省参议会为江西是否宣布独立争论不休,蔡突灵在省议会利用自已国会议员威望,当即一言而决,因是江西遂有在全国首先独立之宣告产生。

1913年8初湖口起义失败后,蔡突灵到南京参加讨袁战斗。南京讨袁失败后,再潜往上海。蔡突灵平常就以为革命疏财仗义著称,其旧属及各处起义败退军官,听说蔡突灵到上海,争往依归。于是,蔡突灵联络这些同志,创立了一个新的革命团体——“新华社”,拟联合长江一带军队,再图起义。这时,李纯、汪瑞闿进入江西,蔡突灵兄弟与李烈钧等湖口起义领导人,均被袁世凯四处通缉。蔡突灵隐姓埋名潜转江西各地,随后与弟蔡锐霆、妹蔡仲兰先后赴日本,赞助孙公,建设中华革命党。

李纯、汪瑞闓进入南昌后,立即派兵到宜丰查抄蔡家,将蔡家财产籍没十余万,蔡突灵父亲蔡牗民解省判禁十年,四弟监押四月,五弟被执捉后虽得以逃脱却罹疾而亡,蔡家妇孺被驱散而至流落千里。为了革命,蔡突灵全家流离失所,家破人亡,一片凄凉。

支持孙中山组建中华革命党

1913年8月下旬,蔡突灵、蔡锐霆和李烈钧等人,被迫流亡日本。这时,孙中山、黄兴也流亡日本,在总结“二次革命”失败原因时,孙、黄两人产生了严重分歧。孙中山认为“二次革命”的失败原因是党内组织涣散,党人不听指挥,缺乏严格的纪律,以至错失良机,二次革命完全是败于自己而不是袁世凯,因此,决定改组国民党为“中华革命党”。

流亡日本期间,蔡突灵与林森、居正、陈其美等来往密切,积极协助孙中山组建“中华革命党”,筹划再次讨袁。  由于孙中山要求党员宣执誓约、盖指模,对个人绝对服从,黄兴等一批同盟元老因之离孙中山而去。蔡突灵与黄兴是至交,但在此时,他还是选择忠于孙中山,与弟弟极力支持孙中山建党。

1914年7月8日,中华革命党在东京筑地精养轩举行成立大会,居正主持会议,孙中山当众入盟并宣誓就任总理,随后陈家鼐、蔡锐霆、田桐、熊尚文相继发表演说表示支持并向总理宣誓,大会结束时通过了《中华革命党总章》。在这次会议上,蔡突灵当着孙中山的面宣誓,以示效忠革命。

临危受命,发动“三次革命”

1914年8月,孙中山改变在东北建立革命基地的方针,将目标转向江浙与广东,指定蔡突灵、蔡锐霆兄弟在南京一带负责发动起义,与广东的邓铿、浙江的夏之麒互为犄角。为便于统一指挥,孙中山又决定在上海设立总部,并派蒋介石和陆惠生前往筹办;同时,派遣300多名中华革命党党员回国协助蔡突灵、蔡锐霆等开展工作,筹备起事。  1914年底,蔡突灵、蔡锐霆经孙中山指派,秘密回到南京和上海两地,准备在长江中、下游策动起义,发动中国“第三次革命”。蔡突灵负责在南京设立秘密机关,筹划成立革命政府以迎接孙中山回国领导革命,并策划好长江南北革命党所控制的反袁武装同时起事。然而,蔡突灵在分配炮弹的过程中不慎走漏消息,秘密机关被查获。此时江南反袁势力尚不能启动,而江北先发动起义也无后援,起义之事因此相持不得进。

 蔡突灵在南京秘密策动的同时,弟弟蔡锐霆则在上海积极联络旧部,筹集经费,购买枪支弹药,准备组织暴动兴兵讨袁,不幸因叛徒出卖而遭袁世凯秘密杀害。无措之下,蔡突灵只得再回到日本向孙中山复命。

弟弟蔡锐霆的牺牲,使蔡突灵非常伤心和愤慨。为替弟弟报仇,也为了震慑袁世凯鹰犬,他在日本安排新华社的同志,和妹妹蔡慧一起,将出卖蔡锐霆的叛徒刃杀。革命党割下叛徒的左耳,用酒精封存,寄到日本长崎让蔡突灵检视。这些新华社的革命党人,为了密杀叛徒替蔡锐霆报仇,有八处秘密机关被暴露,这些机关一夜之间被李纯全部抄获,不少同志牺牲。李纯怕遗后患,特通令其他革命党人,许以自首便可优待,然而新华社同志无一人就范。

解救难友,抵制复辟,拥护护法,痛斥桂系

从二次革命失败到袁世凯死,蔡突灵与其妹在日本流亡达三年之久。这三年间,包括孙中山在内的中华革命党人,经济极为拮据,许多人衣食无着。蔡突灵在东京,贫病相加几至疾亡,尽管如此,革命信念仍然坚持如初。

1916年6月,窃国大盗袁世凯在全国人民的唾骂中死去。黎元洪继任大总统后,下令恢复蔡突灵的国会议席,蔡突灵始得回国。回到议会后,他首先上书痛斥时任江西督军的李纯对湖口起义涉难者仍行监禁不予昭雪,李纯惧怕,只得呈请黎元洪总统对湖口起义涉难者实行特赦,蔡牗民及诸多参与起义的被关押的同志及亲属始重获自由。

 1917年6月13日,黎元洪在张勋的威逼下颁令解散国会。7月1日张勋拥戴清废帝溥仪复辟,蔡突灵秘密参与反复辟斗争,不料事败,只得离京南下。

不久,张勋复辟失败后,段祺瑞以“再造共和”自居,但却不恢复约法和国会。于是,孙中山在上海召集在沪陆海军及国民党要人讨论拥护共和、出师讨逆大计,决定在南方另行召开非常国会(因议员不足法定人数,故也称国会非常会议),组织临时政府,为之致电参、众两院议员,号召议员南下护法。孙中山本人也离沪南下,抵达广州,掀起护法运动,并联合桂系、滇系等西南地方实力派,讨伐北洋叛逆。蔡突灵积极响应孙中山号召,立即奔赴广州参加国会非常会议。1917年9月1日,在广州召开的国会非常会议上,成立广州护法军政府,孙中山当选为中华民国军政府大元帅。蔡突灵在广东护法军政府任国会参议员。 

广州护法军政府成立后,滇、桂军阀通过改组军政府排挤孙中山。护法战争爆发,桂、滇等西南实力派虽然标帜“护法”以抵拒北洋军队南侵,其意却在割据自雄,因而极力限制、排挤和打击军政府的革命活动,逼孙中山辞职,军政府领导权随之落入岑春煊等桂系为首的西南实力派手中。此期间,蔡突灵不断以激烈言辞揭露桂系窃权,引起奸徒切齿之恨,反诬他“越轨谋乱,调查军密,希图响应”,欲加残害。同事们见状,都为蔡突灵捏一汗;桂系中曾与他有旧交的朋友,多次劝他学会韬晦,并许以利禄欲封其言,他不仅不领情,反在大庭广众之下拍案疾呼,历数岑春暄、莫荣新“反叛护法、败坏西南”之罪,连听的人都担惊受怕掩耳回避。此时,蔡突灵的生命已受到威胁,好在1920年10月底援闽粤军攻占广州,恢复军政府,他才免遭治罪之难。

第二年6月,陈炯明受孙中山之命,率粤军西征讨桂,屡获战绩,9月底旧桂系军阀统治终于土崩瓦解。此时,蔡突灵之前坚决与桂系作坚决斗争的精神愈被人叹服。

 

宁死不屈,揭露陈炯明

    1920年10月,粤军攻占广州,孙中山任命广东军阀陈炯明为广东省长兼粤军总司令。1921年4月7日,国会非常会议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大总统,随即成立“正式政府”。孙中山又任命陈炯明陆军部长兼内务部部长。由是,陈炯明在军政府内权势日炽,在其势力威慑之下,许多军政府要员明里敬孙中山,暗中却依附陈炯明以自重。

尽管不少人凡事唯陈炯明是瞻,但蔡突灵始终对孙中山竭智尽忠,勤力拥护,他凭着自已敏锐观察,洞察到陈炯明尽管护法有功、讨桂得力,但随着功高位重权大,其言行跋扈日现野心,这将对军政府带来威胁,于是建议孙中山作好先发制人准备。蔡突灵的建议并没被引起重视,从而使陈势日肆,人心惶骇,同事相遇,无人敢议政事,一些不愿依附于陈的人干脆回避一切,一时军政府人人噤声,无有敢直言者。这时,梗直愤激的蔡突灵不计后果,慷慨草拟檄文,痛斥陈烔明及诸权要,替大家吐出了压在心里的真言,一时舆论哗然,甚有人贴出“好蔡突灵!”的标语。陈炯明朋党虽然恨极,却也无人奈何得了。

这时,前后不到百日,蔡突灵四弟蔡康国、侄子蔡炳闾(蔡锐霆长子)相继在护法战争中牺牲,孙中山先生为之十分惋惜和感叹,亲手书写了“一门义烈”四个大字赠给蔡复灵,以表对蔡氏一家为革命所作贡献的赞扬。

弟、侄的牺牲,让蔡突灵悲痛至极几不欲生,从此更无自身安危顾忌,越发加力谪奸劾宄,使奸宄阴谋总是因其言行揭露而不得成。随着双方积恨日深,有人开始密谋诬陷蔡突灵是原筹安会(袁世凯帝制活动组组)会员,是北洋政府的侦探,告状到孙中山处,要求处置蔡锐霆。

虽然天下人都知蔡突灵曾与袁世凯不共戴天,但他孤身一人,百口难辨。不久,军政府停止了蔡突灵的国民党党籍,并拟军法从事。蔡突灵痛心疾首,失望至极,写下了绝命词,并对其日本籍夫人菊池交待,准备效屈原投江以表心迹。最后从容提笔,向孙中山呈上抗诉书,并对陈炯明提出抗议。书云“吾有生如寄,履险如夷,视死如归,骨肉摧残多矣!......惟是非邪正,有非一手所能掩者,天下后世,共闻吾言!”

许多国民党议员以及当年江西军政要人,听说蔡突灵陷险,各地电文交驰替蔡突灵伸冤昭雪。李烈钧听到此事,急忙找到孙中山,请孙中山解救蔡突灵。在孙中山的干预下,蔡突灵的党籍得以重新恢复。这时,诬陷者起哄,坚决要求孙中山杀蔡突灵;而国民党议员及江西军政要人,也加大了保蔡力度,指斥这些人是司马昭之心。孙中山念及与蔡突灵旧谊,采信了保蔡派意见,对诬陷所言不予理采,使军政府没能作出处置蔡突灵的决定。

蔡突灵经过这次生死之险,想到自已竭尽愚忱,竟遭残害,无异于三闾大夫之冤,不禁身世之感,于是改名为“复灵”,意为“以前突灵,譬如昨日死;以后复灵,譬犹今日生”;同时小字“少均”,以感李烈钧解救之恩。

1922年春,孙中山以广州护法军政府大元帅名义,明令追赠蔡突灵弟弟蔡锐霆为陆军中将、蔡康国(蔡锐霆胞弟)为陆军步兵中校,追赠蔡怒飞(蔡锐霆胞弟)、蔡炳闾(蔡锐霆长子)为陆军步兵少校。

    不久,陈炯明因拒绝前往梧州与孙中山面商北伐问题,被孙中山免去广东省省长,粤军总司令、内务部总长三职。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叛变,推翻广州正式政府,广州非常国会也不了了之。到此时,陈炯明的真面目才被世人完全认知,军政府高层始服蔡突灵当时建言之苦心,然悔亦晚矣 。

    广州军政府解体后,军政府要员各奔东西。其时,黎元洪二任大总统,撤消1917年的解散国会令,蔡突灵随第一届国会议员先后返京。1922年10月11日,第一届国会重又开会,称第三期常会。蔡突灵仍为参议员。1924年11月曹锟下台,第三期常会也随之结束。

心怀自责,淡出政治,以诗自娱

    直奉战争后,曹锟直系势必力成为掌握北京的军政集团。1923年九十月间,第一届国会进行民国新总统选举。曹锟为当上总统,开展贿选活动,一票许银五千元,并成立“暗察处”防止议员擅自离京,还派出部份议员又劝又拉同乡同党的议员参加投票,连生病的议员也被强行拉出参选,甚至武装包围国会。与此同时,拒曹派也在六国饭店设点唱对台戏,并以每人8000元的代价收买不投票的议员,两边都对国会议员开展拉锯战。在曹锟武装包围国会和老同乡老同事的又拉又劝之下,蔡突灵只能无奈地随大流,与全国480多位议员一样投了曹锟的一票。在这次国会上,虽然产生了中国第一部正式并且较为成熟的宪法《中华民国宪法》,虽然投票者中不乏当年的同盟会元老等革命党人,但因曹锟采取了贿选手段,故为全国民众所诟病,宪法被视为贿选宪法,投票议员也被讥为“猪仔”议员。1924年11月曹锟下台,第三期常会也随之结束。

    曹锟贿选事件之后,蔡突灵一直心怀自责,郁郁不欢,尤其是在孙中山病逝后,看到国民党内部分化,争权夺利,更感失望,于是从此淡出上层党派政治,回到南昌定居,以求洁身自保,正如曾任福建省长、抗战期间任国民政府主席的林森所评价的那样:“蔡君出可以为,处可以守,所谓不得志於时,而又不龌龊于世故,无愧为天下英伟俊杰之士!”(见林森《变风遗操序》)

1926年,蔡突灵任江西省萍乡禁烟局局长。1929年,调任江西文献馆编修;1938年抗战时期回到宜丰,先后任宜丰县民众抗敌后援会常务委员、县财务委员会委员长兼宜丰初级中学音乐教员、县行政会议常委会委员兼审核组组长、县参议会参议员、县文献委员会主任委员,筹备编修《宜丰县志》。

蔡突灵虽是归田家乡,以诗自娱,但对当年随孙中山革命始终怀念至深,对国运也仍存时忧。此心情从其1949年1月所填《鹧鸪天·有感时局赠同仁》一词中可观一二。  词曰:

回顾同盟事半酬,

  轰轰烈烈几春秋,

  东瀛两渡供鞭策,

  国运几经历沉浮。

今日事,是谁谋,

  疮痍满目万人愁。

可怜十字葬身阵,

伊尔苍生解悬钩。

在上阙词中,蔡突灵对1907年东渡日本,追随孙中山从事民主革命运动及受孙中山两次派遣回国组织起义作了回顾,表达了对革命失败的感叹;下阙词是读报感,当时蒋统区报纸在报道淮海战役时竟然吹嘘“我军已摆置十字阵形,等待共军前来送死”,这个“十字阵”最后反而成了蒋军自己的葬身阵,蔡突灵在这里对蒋介石的玩火自焚进行了辛辣的讽剌。 

宜丰解放后,蔡突灵当即写信给当团长的儿子,劝其主动向人民政府投诚,为地方和平和及稳健开展民主建政起了应有的作用。 

    1949年7月,蔡突灵去世。墓葬宜丰县城南屏山,立青石碑,上刻“江西同盟会盟主”碑铭。

    蔡突灵精通经史,工吟咏,善乐律。著有《四书集联》及宣传革命的乐律书《不平呜》,惜已散迭;存世专著有诗词集《变风遗操》,由林森和孙中山秘书熊公福作序、著名烈士蔡公时赠贺词;回忆文章《我所知道的同盟会江西支部》等收入全国政协及江西省政协有关文史资料集中。书法作品被收藏拍卖。

在蔡突灵人生中,大半生是追求孙中山先生致力中国旧民主义义革命事业,为推翻帝制、建立共和、讨袁护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作为同盟会元老之民国初期重要人物,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具有其特定地位及研究价值。              

                 

                (2011年5月25日作者于广州)